陈嘉庚侄儿陈共存一生致力弘扬中华文化

潘国驹

  陈共存先生于2015年10月27日仙逝,享年98岁。新加坡失去一位德高望重的华社领袖,我们深感悲痛。陈共存先生在商界、教育界、公共服务等领 域有着重大贡献。陈共存先生做事认真,追求完美,高瞻远瞩。他一生致力推动华文教育、弘扬中华文化传统,具有民族气节。

  陈共存先生19岁丧父,伴随伯父陈嘉庚的日子反而较多,在很多方面受到陈嘉庚先生的影响,他一生追随陈嘉庚、学习陈嘉庚,在他身上延续了陈嘉庚的精神。从某种意义上说,陈共存先生的去世,象征一个时代的结束。

  我和陈共存先生相识四十多年,下面就谈谈我所了解的陈先生。大家提到陈共存先生,都不会忘记他为华文教育所做的贡献——重振华中、创立华初,他更是不遗余力。大约在1973年,经林荫华先生引介,我结识了陈先生,成为忘年交。他邀请我加入华初董事会,希望我能把学术上、科技上的人才,大学老师以及一些诺贝尔奖得主带入华中和华初。

  陈共存先生对于创办陈嘉庚基金及陈嘉庚国际学会,居功至伟。他认为陈嘉庚不仅仅属于新加坡,应该把陈嘉庚精神推向世界。1988年,陈共存先生参与发起成立了中国陈嘉庚基金会,与中国科学院合作设立“陈嘉庚奖”。这个奖为弘扬“嘉庚精神”发挥了重要作用。除此之外,我要告诉大家,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有一座陈嘉庚(化学)楼,这是美国著名学府中有史以来第一幢以华人命名的大楼,而这座楼是由陈嘉庚国际学会筹款命名的。当时陈共存和我及其他人,为了把这件事做成,积极筹款,终于把这个计划落实了。我们希望世界各地的学者和学生知道陈嘉庚是一位了不起的教育家和慈善家。这幢陈嘉庚(化学)楼的建立,意义非凡。

  陈共存先生也许是中华总商会任期最长的会长,他继承陈嘉庚、林义顺、张永福、李光前、陈六使这些先贤的精神,除了关注商业,也关注文化和教育,他积极推动晚晴园的保留和修建、旧南大行政楼的新用途转变。据我所知,当时晚晴园面临被拆的可能,华社也犹豫不决,无能为力。陈共存先生很着急,他想尽一切办法要维护晚晴园。我们请教了时任新闻与艺术部长的杨荣文先生,杨先生非常积极的参与了协调工作,提了许多关键性的意见,并请李光耀为晚晴园题字,也提出了晚晴园边上兴建中山公园。终于,保住了这个历史遗迹。他同样也积极争取将怡和轩俱乐部列为国家古迹,我和他一起努力在怡和轩里面设立了“先贤馆”,发扬先贤精神。

  陈共存先生具有国际视野和前瞻意识,在他担任中华总商会会长期间,和林荫华先生、陈永裕先生共同争取下,新加坡主办了1991年首届世界华商大会,并特邀李光耀资政为大会主宾。当时,大会举办得极为成功,具有开创性的历史意义,是全球华商加强经济合作、促进相互了解的论坛,也是华人世界的盛事。陈共存先生是一个有魄力的人,有眼光的人。

  作为陈嘉庚的侄儿,自有独特的条件,他在收集陈嘉庚资料方面非常用心,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整理陈嘉庚的书信(尤其是陈嘉庚陈敬贤兄弟的通信),以及陈嘉庚与厦大和集美的渊源,陈共存的这些工作为后人研究陈嘉庚打下了基础。

  陈共存卧病在床的那些年,我时常去看望他,尽管我们不能深入交谈,但从他的只言片语和眼神可以知道他一直关心着陈嘉庚基金和陈嘉庚国际学会的工作。陈共存的逝世,是新加坡的损失,更是新加坡华社的损失。正如李显龙总理致函陈共存遗孀所说的话:“我们失去了一位先贤、华社的元勋。”我们将永远怀念他。我也希望大家应该收集资料,为他立传;同时希望设立“陈共存奖学金”,以纪念他对社会的贡献。当然陈共存不是一个完人,但不失为一个值得我们尊敬和怀念的君子。

(作者为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高等研究所所长、怡和轩俱乐部主席,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友情链接: 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工作办公室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中国社会组织网诺贝尔奖何梁何利基金陈嘉庚纪念馆陈嘉庚国际学会
京ICP备09112257号-85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34547 1996 - 2014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Email: webeditor@cashq.ac.cn 联系我们 京ICP备09112257号-85